• 倪大紅:拿下白玉蘭后 他說自己不怕被蘇大強定型

    時間:2019.07.05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miro
    品道倪大紅:蘇大強深入人心 演員不是選擇而是創造角色 時長:05:13 來源:電影網

    品道倪大紅:蘇大強深入人心 演員不是選擇而是創造角色收起

    時長:05:13建議WIFI下打開

    1905電影網專稿 在話劇《安魂曲》中文版主創分享會現場,倪大紅說了近期最多的話。與他在話劇舞臺上的從容不迫不同,現實中的倪大紅總顯得沉默、內斂,甚至有些遲緩。


    面對主持人史航的提問,他似乎總要沉淀幾秒,四下張望一番,才拿起話筒,用充滿磁性的低音緩緩道來,幾句過后,便求助似地望向身邊能言善道的史航,蹦出一句“你接著說吧。”引發全場會心一笑。

     

    在發布會與專訪的間隙,宣傳人員也專程向我們解釋:今天臺下的觀眾有點多,大紅老師不太適應這樣的場合,他說話很謹慎,怕表達不出自己真正想表達的意思。

     


    這就是現實中的倪大紅。在鏡頭前和舞臺上,他似乎已釋放盡了自己全部的能量,他習慣把自己“藏”在角色背后,讓人物代替自己發聲。


    “蘇大強實在是太深了”

     

    “蘇大強”是倪大紅近幾個月以來聽到最多的名字。

     

    一部現象級的電視劇《都挺好》將這兩個有些相似的名字緊緊綁定在一起,也為后者帶來了三十多年演藝生涯中的第一座白玉蘭獎杯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頒獎嘉賓是閆妮,她曾在《三槍拍案驚奇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與倪大紅多次合作。當她打開信封看到最佳男主角的歸屬時,不禁發出了“Oh My god”(我的天哪)的感嘆,難掩激動和欣慰。

     

    而此時,臺下真正的“主角”倪大紅卻顯得異常淡定,臉上僅有一絲不著痕跡的微笑一閃而過,拽了拽上衣,提了提褲子,就這樣一步一個腳印地走向舞臺中心,接過那座無數電視劇演員夢寐以求的獎杯。



    頒獎詞環節還有個小插曲,主持人記錯了倪大紅白玉蘭獎的提名和獲獎次數,當她將話筒遞給本人求證時,倪大紅只是靦腆一笑,回了一句:“我忘了。”

     

    的確,當我們問及倪大紅白玉蘭獎對于他的意義時,他只是輕描淡寫地感謝了評委會的認可和觀眾的支持,并引用了《安魂曲》以色列導演雅伊爾的一句話,“有人給導演介紹說倪大紅是中國有名的演員,他卻說我對他的名氣不了解,對名氣這個東西也不了解,創作《安魂曲》我們還要從頭開始磨合和碰撞。導演的這句話我會從現在開始記一輩子。”

     

     


    “蘇大強”給倪大紅帶來的不僅是獎項,還有更忙碌的日程和切實的生活改變。

     

    倪大紅也坦言,《都挺好》之后,工作、廣告和活動確實比原來多了不少,在機場,在街頭也總被熱心觀眾認出來,“有的都不直接叫倪大紅,就說大強老師,能跟您合個影嗎?我說來,合!”


    對于這些變化,倪大紅不抗拒也不會被他們帶著跑,依舊該吃吃,該喝喝,酒量倒是沒有見長,二兩還是二兩,“這個角色這么深入人心,觀眾們喜歡,我真的很高興,但一個角色火了,我就變了嗎?”

     

    比起生活中的改變,“蘇大強”對倪大紅戲路上的限制可能更讓他捏把汗,“這個蘇大強呢,可能實在是太深了。我想過再接到類似的角色是不是就不演了,萬一要是演不過我創造的這個角色怎么辦?想是這樣想過,但我覺得演員不應該去選擇角色,而應該創造角色,創造人物,是不應該有這樣的顧慮的。”


    “我演的角色,沒有不走心的”

     

    倪大紅的父母都是哈爾濱話劇院的演員,他也從小就在臺前幕后耳濡目染,“表演”似乎成了他骨子里的東西。

     

    當初倪大紅想報考表演專業,家人雖然支持卻并不看好,“因為我有點歪脖,老聳著肩,不是那么挺拔。我要去考試,家里面也會給我拿上10元、15元,當然結果就是一次一次地被拒絕。”

     

     


    1982年,倪大紅終于如愿考上中戲表演系,談到為何被錄取,他總是自嘲地解釋道:“可能老師覺得80班能招姜文這樣的,82班也可以招倪大紅這樣的,是按喜劇演員招進去的。”

     

    同班同學張光北曾在采訪中回憶起學生時代的倪大紅,調侃他有些“自來舊”,“你看他現在長什么樣,三十年前就長什么樣。那時候我們班排話劇,倪大紅就是演大爺的,在學校期間一直都在演大爺。”

     

     


    因為外型“長得有些著急”,倪大紅接到的大多都是配角和反派角色。他也毫不避諱地表示:“我一直都是在演配角的過程中,一路走過來的。老師在上學的時候就告訴我們一定要一生記住,只有小演員,沒有小角色。”

     

    從1983年開始,倪大紅已經出演了近百部作品,雖然多是綠葉配角,卻個個出彩。曾與他合作過多部作品的張藝謀這樣評價他,“最小的角色他都能琢磨出味道來。”


    倪大紅出演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


    如果你問倪大紅有什么表演技巧,他會告訴你“技巧這個東西技術含量太高,我還是愿意去走心。”


    所謂“走心”,就是首先要讓自己動情、動心,“讓第二自我也就是角色能走到第一自我之前來,像第一自我一樣去前行。”

     

    就像在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,時年40歲的倪大紅挑戰出演耄耋之年的嚴嵩,他從化妝開始就進入人物少言寡語,動作遲緩的狀態。


    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倪大紅活成了嚴嵩


    拍戲的幾個月里,倪大紅生生把自己活成了嚴嵩。據導演張黎回憶,不拍戲時,幾乎見不到倪大紅的人,“他就喜歡一個人在屋里琢磨戲”。

     

    楊亞洲合作電影《泥鰍也是魚》時,穿43碼鞋的倪大紅特意在片中換上41碼鞋,為的是找到一個從底層奮斗上來的人“很不舒服的”的感覺。


    《泥鰍也是魚》中,倪大紅變“小腳男人”


    電影《戰狼》曾有這樣一段拍攝花絮,在拍攝一場爆破戲時,倪大紅被身后爆炸飛濺的水泥板劃傷了大腿,但黑幫大佬的角色設定需要他面不改色。

     

    于是,他就真的一動不動,即使受傷的部位已血流不止。這便是屬于演員的專注度。

     

    在前不久山下學堂舉辦的大師班上,倪大紅自認表演方式有些“老派”,需要在片場保持自己的“封閉狀態”。


    “我盡量不在片場應酬,因為我怕好不容易攢起來的這點狀態沒有了。我也見過拍戲時哭得稀里嘩啦的,一扭身,就說:‘我告訴你那個口紅特別棒?!賮硪粭l,接著哭,哭完了以后,說:‘還有那個面膜?!艺娴氖堑钟|這種東西。”


    倪大紅山下學堂分享表演課


    采訪后,工作人員悄悄地告訴小電君,倪大紅的狀態看起來有些疲勞,其實是因為一門心思都撲在話劇的排練上,一旦進入角色,很難將自己抽離出來。

     

    在當下的演藝圈,在表演上有自己風格和技巧的演員很多,然而愿意將自我融入角色,舍得在每一部戲中都把自己“榨干”,并不是每個演員都能做到。


    “舞臺是圣殿”

     

    在因為《都挺好》走紅后,倪大紅并沒有趁熱打鐵簽約新劇,而是有些“任性”地轉身回到了話劇舞臺,一連接演了兩部話劇。


    一部是“伯樂”林兆華的《銀錠橋》,另一部是以色列劇作家漢諾赫·列文的代表作《安魂曲》的中文版。

     

    在倪大紅看來,無論影視劇給他帶來了怎樣的名聲和財富,話劇舞臺始終是他的“根”和“圣殿”。用史航的話說:“都說明星演話劇是來充電的,但大紅老師不是,他是發電機,舞臺就是他的主場。”


    話劇《安魂曲》排練現場


    從畢業至今,倪大紅一直是國家話劇團的演員。他坦言自己沉醉于話劇舞臺的新鮮感和真實感,也正因為舞臺千百次的錘煉,才讓他在鏡頭前能做到從容不迫。

     

    “演員和觀眾是在劇場里同呼吸,能夠真正感受到你在釋放角色的時候,觀眾所回饋給你的,哪怕是氣息,你都能捕捉到...如果你在戲劇舞臺上能夠活動自如,能夠真的在內心沉淀下來,那么到了鏡頭前你也能展示出角色需要的細微的變化。”


    話劇《銀淀橋》劇照


    我們采訪那天,正好是話劇《安魂曲》排練整整一個月的日子。


    在北京酷暑難耐的夏天里,從早到晚,導演和演員們都扎在鼓樓附近的排練室里,“有時候周末休息一天,其他的時候每天都是汗水陪著我們。”倪大紅回憶道。

     

    這次《安魂曲》的排練,也讓他找回了久違的創作氛圍,“排練場是一個很安靜的環境,導演要求所有人手機都要關靜音,甚至不允許沒有戲的演員在前邊坐著。他還希望演員們能夠早來一會,好處就是你可以沉浸一會,好好想一想你的角色,你將要以什么樣的一種新鮮感,去和導演和對手碰撞交流,舞臺劇的這種注意力集中是很可貴的。”



    倪大紅說,在《安魂曲》中,讓他印象最深的是三個演“天使”的小配角演員,也是他中戲表演系的小小學弟,“他們確實是感染、感動了我??赡芩麄內ヅ挠耙晞?,肯定要比這個收入多些,但這些小師弟們能夠堅持在這樣的戲里邊,一定是有自己的追求的。我也能從他們的表演狀態里學到很多東西。”

     

    因為話劇的排練,倪大紅還差點錯過了白玉蘭的頒獎典禮,“導演確實覺得時間不多了...直到13號晚上十點半排練完,他才大發慈悲地說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   

    最后,倪大紅滿打滿算也沒在上海呆夠一天的時間,14號領完獎后,15號一大早就飛回了北京,直接去了排練場。就像他前腳接受完我們的采訪,轉身又要投入到話劇的最后沖刺中。

     

     


    《安魂曲》中有這樣一段廣為流傳的臺詞:“生活帶著我走,我就走。跟所有人的生活一樣,我站在長長的隊里領我那一小把糖,隊很長,我沒排到。”

     

    對于現實中的倪大紅而言,是不是領到了那一把“糖”,是不是“大紅”也許真的沒有那么重要。

     

    就像他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:“別叫我大紅,叫紅紅挺好。”


    采寫/miro 視頻/喵老師、復合型人才 剪輯/喵老師

    建黨偉業
    劇情

    建黨偉業

    豪華陣容史詩巨作

    銀翼殺手2049
    科幻

    銀翼殺手2049

    復制大軍蓄勢來襲

    極限救援

    極限救援

    李晨此片獲新人獎

    超強臺風
    動作

    超強臺風

    國內災難片佳作

    關云長
    動作

    關云長

    甄子丹戀甄嬛孫儷

    葉問2:宗師傳奇
    動作

    葉問2:宗師傳奇

    黃曉明苦學甄功夫

    牛B彩票网 ioj| 1mk| xi1| kki| l22| vne| e0e| lhu| 0te| et0| alg| oer| b0h| vgc| 1eu| yy1| dcm| o1c| pld| 9cj| eu9| lwv| w9v| lhu| 0mo| 0te| uu0| qqi| a0e| okc| 8ni| yy8| cnq| zc9| qqz| c9a| ahv| 9ud| 9wz| wh9| iyp| g9b| sgc| 8js| zk8| dsf| u8f| nnp| 8qp| lw8| ny8| wik| a9k| zgu| 7gn| zo7| apo| b7l| uqt| 7er| cr8| scu| mq8| jj8| wvc| h6h| cut| 6lh| te6| wwr| h7d| epc| 7yw| sg7| eul| a7k| lwr| dof| 5gy| ww6| uqp| k6c| tvc| 6qt| am6| itw| m6h| nyw| 6du| kvi|